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综合专题 > 正文

那些我们熟悉的唐诗里,铺展了怎样的唐人生活

来源:中华诗词网 | 作者:张良 | 发表时间:2021-04-08 07:02:37 | 点击:111
的确,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唐朝,但与此同时,我们自诩熟悉的唐朝,其实是一段面目模糊的历史。 书中提到,唐

的确,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唐朝,但与此同时,我们自诩熟悉的唐朝,其实是一段面目模糊的历史。 书中提到,唐

明代嘉靖年间的胡侍在其收录于《四库全书》的著作《真珠船·卷六》中列有“幼慧”一条,专门记载了唐代的神童,其中有很多我们熟悉的唐代诗人,如李白、杜甫、王勃;也有不少唐代知名的宰相,如权德舆、张九龄、刘晏。文中写道:“唐世幼慧者最多……王勃九岁作《汉书指瑕》,十三作《滕王阁序》……李白十岁观百家,十三能文史……”唐代缘何“神童”辈出?唐文化研究者师永涛在其新著《唐人时代》中认为,还要从科举制度中寻找答案。

书中提到,唐朝有一个面向神童特设的“童子科”,要求十岁以下的应试儿童能够熟练背诵“九经”中的一种。应试时,每部书选十篇背诵,全部背出者授官,背出七篇以上者,给予进士出身。童子科的存在让唐朝成为培养“神童”的沃土,但与此同时,以背诵为主的童子科是否存在使幼儿凭小聪明获官的可能,也一直是朝野上下争论的话题。唐肃宗宝应年间,礼部侍郎杨绾以“恐成侥幸之路”奏请罢废童子科,但到代宗大历三年又重新开设。直至南宋末,礼部侍郎李伯玉上书“罢童子科,息奔竞,以保幼稚良心”,童子科才从中国历史上彻底消失。

读到这里我们不禁唏嘘,中国人“望子成龙”的心态从古至今从未改变。唐人对“举神童”的向往在今天已转化成“赢在起跑线上”,摧残着孩童的“幼稚良心”。

与后世理解的科举就是“八股文”不同,唐代科举考试的科目相当繁杂,这一点从“童子科”的设立就能看出。根据《新唐书·选举志》的记载,唐代名目繁多的考试内容包括考治国方略的“秀才科”,考《大唐开元礼》的“开元科”,考《春秋》的“三传科”,考“三史”的“史科”,考法律条文的“明法科”,考书法的“明字科”,考数学的“明算科”,以及考杂文、帖经、策问的“进士科”。直到北宋王安石变法之后,进士科才成为唯一的取士科目。

考中进士究竟有多难?王仲荦在《隋唐五代史》中统计了唐代科举自唐高祖武德五年至唐亡的进士录取人数,在有科举考试的279年里,共录取进士6762人,平均每次科考录取24人。李肇在《唐国史补》中有“缙绅虽位极人臣,不由进士者,终不为美”的说法,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科考之路如此艰难,仍有人尽其一生在参加科举。

对于下层士人来说,科举不但是使自己跃入龙门的必经之路,还能为家庭带来实际利益。根据武汉大学教授尚永亮所著《诗映大唐春》一书的说法,一旦金榜题名,士子本人或全家就可以免去赋役等义务。难怪晚唐诗人李频在《长安感怀》诗里就带着一种茫然的口吻说:“一第知何日,全家待此身。”王建也在一首《送薛蔓应举》中写道:“”王建也在一首《送薛蔓应举》中写道:“”

从唐玄宗开始,诗赋代替杂文成为进士科考题的三项内容之一,这一变化直接促成了唐代诗歌的繁荣局面。今天,我们仍然可以从《全唐诗》里找到唐人科举考试的同题诗——那些以“赋得”二字开头的,且为五言六韵的多是。“流水传湘浦,悲风过洞庭。曲终人不见,江上数峰青。”就出自诗人钱起在德宗贞元十二年的省试试题。值得一提的是,唐朝的科举考试还承袭了一部分始于东汉的荐举制度,即在政治上、文坛上有地位的人可向主试官推荐人才,并参与决定名单名次,谓之“通榜”。应试的士子多将自己平日的诗文写成卷轴,在考试前送呈有地位者以求推荐,称为“行卷”。几乎所有参与科考的唐代诗人都有过行卷的经历,就连“诗仙”李白和“诗圣”杜甫都不例外。李白在他的自荐书《与韩荆州书》开头就写道:“生不用封万户侯,但愿一识韩荆州。”杜甫则在《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》中极力吐露自己多年困居长安求仕的心酸:“”。应试的士子多将自己平日的诗文写成卷轴,在考试前送呈有地位者以求推荐,称为“行卷”。几乎所有参与科考的唐代诗人都有过行卷的经历,就连“诗仙”李白和“诗圣”杜甫都不例外。李白在他的自荐书《与韩荆州书》开头就写道:“#FormatStrongID_6#”杜甫则在《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》中极力吐露自己多年困居长安求仕的心酸:“”

相关文章
热门标签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02-2017 nqxcb.cn. 中华诗词网 版权所有
hl8和乐网址_合乐888登录注册-高安全保障苏ICP备19029304号 | 网站地图 | TXT | 法律声明:如有侵权,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7个工作日内处理。管理员邮箱:l39404356youjia@163.com